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台词大全 > 好电影的标准是什么?剑舞江南官网

好电影的标准是什么?剑舞江南官网

2020-02-21 07:50人已围观

简介本报记者 安仁 第92届奥斯卡奖揭晓,最佳影片花落韩国影片《寄生虫》,其导演奉俊昊也获得最佳导演奖。同时,该片也将最佳原创剧本、最佳国际影片的桂冠收入囊中,成为奥斯卡...

  本报记者 安仁

  第92届奥斯卡奖揭晓,最佳影片花落韩国影片《寄生虫》,其导演奉俊昊也获得最佳导演奖。同时,该片也将最佳原创剧本、最佳国际影片的桂冠收入囊中,成为奥斯卡创办至今92年来,首部获得最佳影片并包揽众多奖项的非英语影片。而早在2019年5月,该片就曾捧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,是近年继日本是枝裕和的《小偷家族》后,亚洲电影又一次夺魁“金棕榈”。“亚洲电影之光”是评论界给该片的最高评价。

  92年来,奥斯卡作为发现“最好电影”的眼睛和“最好电影”的认定人而存在,但随着全球电影拍摄技艺增进与观众口味的提升、多元,奥斯卡或许已不是“最好电影”的最佳标准,《寄生虫》夺魁,似乎另有意味。

  好电影有硬功夫

  与其说《寄生虫》是一部好电影,不如说它是一部好话剧。夸张的手法、精致的服道化、强烈的象征意味,在仿佛实验室的理想舞台上展开了极具张力的情节,阐述着“寄生虫”的隐喻。

  该片讲述了平民父亲金基泽夫妇和儿子基宇、女儿基婷一家,通过欺骗、诬陷等手段,进入豪宅中朴社长一家担任家教、司机和保姆的故事。然而,他们无意中发现了豪宅的秘密,在隐匿的地下室中,“寄生”着前任保姆的丈夫。继而随着情节推演而东窗事发,地下的“寄生虫”被释放,人们心中的恶念被逐一点燃:“寄生虫”被长期“囚禁”扭曲了心灵,妻子的死让他动起杀心;基宇搬动石头前去灭口;金基泽愤怒于朴社长的无礼而挥动起尖刀……最终基婷遇害,金基泽因杀害朴社长,隐匿到地下室继任了“寄生虫”。

  看似现实题材的影片,剧情却在近乎虚拟的世界中展开,营造出强烈艺术效果:富人购房无视房屋结构,任由头顶灯泡闪烁而不维修。而为了情节需要,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夸张手法,演绎出富有张力的剧情:朴社长念台词的发声位置模仿播音员;随着朴社长回家跑来的小狗,俨然白金汉宫女王脚下的柯基;巨幅的落地窗,可以俯瞰整个花园;甚至豪宅的地下室都设施齐全,信号丰沛,营造出华贵气氛;在另一端,金基泽位于地下室的家中,找不到手机信号,倾泻而下的雨水可将其瞬间淹没。两相对比,凸显了社会阶层的强烈差异。

  世上哪有那些“善”与“恶”

  情节似乎在阶层对比中不断演进:金基泽一家借主人出游的空隙,“寄生”在豪宅中享受一晚欢聚。而主人的意外返程又令他们惶恐紧张。甚至在一座房子中,隐藏的地下室壁橱之门,将世界一分为二,境况天壤之别。

  有评论认为《寄生虫》抨击了社会阶层的不公,也有观点指出影片揭示了人性善恶。但如果将《寄生虫》只看做抨击社会、揭示善恶之作,或许就降低了影片深意。贫与富,在影片中仅是导演、编剧用来叙事的工具。贫富并不代表善恶,善恶也无法为命运注脚。

  高高在上的朴社长一家,从始至终没有丝毫“恶念”。他们嫌弃金基泽身上的气味却从未明说,他们保持着很好的素养,从不当面指责或发泄不满,尽可能为佣人留足情面。不关心、不理解佣人处境,但罪不至死。

  举刀杀人的金基泽也非恶人。偷听到朴社长谈论他身上的气味,跟随儿女在雨夜中落魄地逃跑,看到被污水灌满的位于地下室的家中狼狈不堪,直至目睹女儿死在自己的臂弯里而朴社长却并不施救,种种点点,这才促成了他最后举刀的冲动,成为他所在处境的“必然”选择。同样,被释放出的地下室“魔鬼”,长期的地下生活,令他相貌和心灵都被摧残扭曲,有着内心无法诉说的悲哀。

  世上哪有那些善与恶,各个角色,各自处境下的“不得已”,衍生为各自“局势”中的必然,最终汇聚成悲剧的旋涡。“不能挽回”,才是悲剧奥义。由此而观,“寄生虫”也并非专指,在豪宅面前,人们都是过客,都是“寄生虫”。

  口味之变还是风向之变

  即便这样一部好影片,有着说不尽的深意,却也与奥斯卡传统意义上的“最佳影片”风格迥异。

  曾经,奥斯卡是世界电影工业的风向标,是美国作为世界电影工业强国树立的最高标准。因而,奥斯卡最佳影片,曾代表着过往时代的艺术高标:《指环王》《角斗士》《莎翁情史》《泰坦尼克号》以技术著称于世,《阿甘正传》《辛德勒的名单》《沉默的羔羊》以深度闻名遐迩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