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台词大全 > 隨筆:《寄生虫》書寫韓國電影與奧斯卡新歷史冰音琉

隨筆:《寄生虫》書寫韓國電影與奧斯卡新歷史冰音琉

2020-02-27 04:54人已围观

简介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落下帷幕,韓國電影《寄生虫》以“黑馬”姿態成為最大贏家:該片橫掃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國際影片以及最佳原創劇本四個獎項,刷新多項紀錄,成為奧...

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落下帷幕,韓國電影《寄生虫》以“黑馬”姿態成為最大贏家:該片橫掃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國際影片以及最佳原創劇本四個獎項,刷新多項紀錄,成為奧斯卡史上首部拿到最佳影片的非英語影片。

《寄生虫》由韓國著名導演奉俊昊執導,借用“樓上樓下”這一西方人熟悉的階層隱喻,以黑色幽默演繹了社會底層一家人“寄居”上流家庭的荒誕悲喜劇,揭露了韓國社會貧富階層懸殊的殘酷現實。影片對人性和社會陰暗面呈現得“真實到殘酷”,而又不落窠臼。

全片時而詼諧輕鬆,時而驚悚苦澀,戲劇沖突不斷,結局殘酷而震撼,引人沉思。有影評說,“事實上,我們對於弱者的憤怒,已超出了感知的能力。強者對弱者的漠視,遲早會被暴力反噬”。《寄生虫》的深刻在於此,藝術高度也在於此。

一氣呵成的巧妙故事、鬼才導演的出色發揮、新老演員的精湛演技,讓這部聚焦社會小人物的電影達到了很高的完成度。雖然講述的是韓國本土故事,台詞全部為韓國語,但《寄生虫》成功跨越了國界,沖破了語言壁壘。評論家金亨錫說:“《寄生虫》獲獎后,那些以小語種拍片的國家就有了希望。對於奧斯卡而言,這也是擁抱更豐富多彩作品的拐點。”

實際上,在強勢登頂奧斯卡之前,該片就已在歐洲大放光彩,斬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等多項桂冠。作為一部“韓國制造”,《寄生虫》捧回多座小金人既有意外之喜,也在情理之中。既有主創人員的智慧結晶、公關團隊的通力協作,也與韓國電影人數十年如一日的勤勉奮斗密不可分。

更重要的是,《寄生虫》承載了太多韓國電影人的執著與夢想。曾經被好萊塢影片擠壓到瀕臨危機的韓國電影,正是因為有一大批勇於堅持的電影人銳意進取,以及較寬鬆的文藝創作環境,才讓韓國電影煥發出新的生機。韓國總統文在寅對影片獲獎表達祝賀時說,“這是過去一百年韓國電影人不懈努力的結果。政府將一起努力,為電影人提供能夠發揮想象力、大膽創作電影的環境”。

對於奧斯卡而言,《寄生虫》的重磅獲獎也順應了其自身的改革需求。已有92年歷史的奧斯卡獎常因被白人演員“主宰”飽受詬病,也因評審標准過於保守遭受質疑,急需打破禁錮、革新自我。美國電影協會本年度在獲獎作品投票中走向“多元化”,《紐約時報》說,這意味著8000多名投票人擺脫了過去對白人制作的“白人故事”與傳統電影手法的崇拜和偏向,擁抱“未來”。(陸睿)


(責編:鄧慶雨、陳康清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