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台词大全 > “横漂”四年成网红:剧组Nobody,直播间大明星(电视剧台词)

“横漂”四年成网红:剧组Nobody,直播间大明星(电视剧台词)

2019-12-23 05:56人已围观

简介中国青年报 谷雨影像-腾讯新闻 他曾经给赵丽颖当替身,因为没戏可拍转而拍摄短视频,成为拥有70万粉丝的“网红”。他给自己取的网名叫“咸鱼”,他说,“横店现在没有人谈梦想...

中国青年报 谷雨影像-腾讯新闻

他曾经给赵丽颖当替身,因为没戏可拍转而拍摄短视频,成为拥有70万粉丝的“网红”。他给自己取的网名叫“咸鱼”,他说,“横店现在没有人谈梦想,因为尝到了什么是现实。”

撰文丨张渺

编辑丨陈卓

出品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 X 腾讯新闻谷雨

露脸是个技术活。为此,有人在寒冬腊月天跳进刺骨的河水,也有人趴在尘埃里扮演死尸时,还要尽量把头扭向摄像机的方向,只为镜头匆匆扫过时,能露出一张涂抹着泥土与血迹的脸。

截至2018年,有7.2万名群众演员,出现在浙江省东部那个叫做横店的小镇上。对于他们中很多人来说,露脸是一件重要的事。

无论是在胶片里,还是数码设备中,这些被称为“横漂”的人都在努力争取自己的位置。甚至,有“横漂”为加戏送出去的红包,比自己拍一场戏的片酬还多。

对于很多“横漂”来说,露脸的难度在加大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前三季度,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%,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减少45%。

“横漂”四年成网红:剧组Nobody,直播间大明星(电视剧台词)

横店的群演们

但与此同时,他们也在另一块屏幕上发现机会——只需一台手机,一个短视频平台,一分钟,就能被成千上万的人看到。

在电影电视的大屏幕上,“横漂”的脸只能出现在边边角角。在手机巴掌大的小屏幕上,他们可以占据最中间的位置。

有人对着镜头,分享自己在片场的所见所闻;有人在手机前唱念做打,开直播博关注;有人干脆用剧组的模式操作短视频,拍小品段子,或是一集一个场景的“连续剧”。

无论用什么形式,它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,这些“横漂”成了短暂的主角。

一分钟

“横漂”张金鹏在两个短视频App上,共拥有70万粉丝。他还记得,第一次尝试短视频时只是“随随便便拍了点儿”剧组日常,很快就收获了1000多个粉丝。这个自诩开朗且善于交流的年轻人,试着玩一次直播,有十几个人进了直播间,听他侃大山。

不到两个小时的直播,他拿到了100多元。张金鹏觉得“蒙了”。

“我累死累活当一天群演,只能赚100多元。闲聊一个小时居然也100多元,我觉得这样赚钱真是太容易了。”

他在网上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“咸鱼”。这个“咸鱼”17岁来横店。那时,他身上只揣着800元钱,租房就花了一半,一天只敢吃一个馒头。

他把自己的简历打印出来,找到那些剧组住的宾馆,把资料从门缝里塞进每个房间,“总有一个是选角导演的”。他“特别想赚钱,想成名”,为此,上午骑着马在山路上驰骋,下午扛着枪在城门口站岗,晚上还要去拍戏,一天赶好几个剧组的场。

但在横店,支撑梦想是不容易的,张金鹏后来发现,今天还跟他在街上擦肩而过的同行,明天或许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横店了,“撑不下去了”。

如今,张金鹏活下去的方式是在手机镜头里穿着古装,戴着假发头套,蹲在片场的一角,给粉丝们指着看自己满脸的汗水:“一天百来块钱,从早干到晚。还有人想当演员吗?不知道咋想的。”

“横漂”四年成网红:剧组Nobody,直播间大明星(电视剧台词)

张金鹏穿着古装直播

“如果不是因为拍段子,我或许也已经走了。”他坐在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出租房里说,房间正在日常停电。

移动直播平台2015年开端,2016年则被称为“直播元年”。从那以后,就不断有“横漂”闯进手机镜头。

在横店“漂”了7年之后,冉红丹也闯进了手机屏幕。她自掏腰包,买戏服,买剧本,加特效,做剪辑拍短视频。两三周的筹备,两三天的拍摄,加上剪辑和后期的时间,一部数十集的短剧即可出炉。

她的短视频平台个人主页里,列出的代表作是《唐砖》。那是去年播放的一部网剧,讲了一个穿越故事。在那部剧里,她是小姐身边的丫鬟。

但在自己拍摄的短剧里,她占据了镜头最中间的位置,穿自己想穿的戏服,说想说的台词。剧情围绕着她展开,她不再是老板身边的秘书,或小姐身后的丫鬟。在她的短视频App账号下,她是256个“一分钟”里的主角。

“什么火就拍什么。”冉红丹用简单的一句话描述了如今平台上的短剧趋势。

有一阵子,大家都拍霸道总裁,今年上半年流行的是仙侠。冉红丹注意到最近新的趋势是清宫剧,她准备花1000元左右请人写剧本,赶上这波潮流。

低成本,小制作,演员也都是“横漂”。这些短视频难免有台词和表演不过关、特效很差的“槽点”“雷点”被观众挂出来评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