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台词大全 > 《鹤唳华亭》导演杨文军:拍剧为还原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大美 感恩台词

《鹤唳华亭》导演杨文军:拍剧为还原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大美 感恩台词

2020-01-04 15:40人已围观

简介新华网北京1月3日电 历史传奇剧《鹤唳华亭》最近在优酷热播,凭借着精良考究的服化道、跌宕起伏的剧情、扑面而来的人文气息,俘获了大批观众的青睐。 本剧改编自雪满梁园同名...

  新华网北京1月3日电   历史传奇剧《鹤唳华亭》最近在优酷热播,凭借着精良考究的服化道、跌宕起伏的剧情、扑面而来的人文气息,俘获了大批观众的青睐。

  本剧改编自雪满梁园同名小说,由杨文军执导,罗晋、李一桐、黄志忠等人主演。故事围绕男主角萧定权的命运起伏和亲情纠葛,以及与陆文昔的爱情之旅展开,并渗透出对于君子之道与历史发展的思考。

《鹤唳华亭》导演杨文军:拍剧为还原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大美 感恩台词

  本剧以宋作为历史参照, 制作团队在礼制、美学、文化艺术,包括建筑、服饰等方面,尽可能的呈现出大气简约、含蓄规制的宋朝文化之美。在杨文军看来,由于文人士大夫阶层的兴盛,宋朝成为古代美学的集大成者。《鹤唳华亭》力求传递文人士大夫精神人格的魅力,也希望籍此唤醒现代人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热爱。

  “我这样一个江南人,正好拍了一个江南文人风骨的题材,像是一种默契。”谈起执导《鹤唳华亭》的重要原因,杨文军说是文本气质与自己审美的高度契合。

  从小在太湖边长大,给养于江南古典文化,家教严格,性格内敛,喜欢留白简约。这些深植于骨血中的文化基因,让杨文军对剧中的人物和精神世界有更深的认同感。

《鹤唳华亭》导演杨文军:拍剧为还原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大美 感恩台词

  对话《鹤唳华亭》导演杨文军——

  新华网记者:《鹤唳华亭》原是一部网络小说,哪些特质吸引您决定来拍摄电视剧?您之前也执导过多部IP作品,在选择改编时有哪些原则?

  杨文军:《鹤唳华亭》的气质偏忧郁,文笔描写的情境也很有气质,整个故事非常内敛含蓄,但情感又很极致,甚至有一些虐。我本人比较偏爱这类文学作品,也喜欢这样一种表达。最重要的是小说表现出的古诗词、古文化以及古言的魅力,还有中国传统皇家父子之间特殊的人物关系,这些都非常吸引我。

  我的很多作品都是文学作品改编的,改编衡量的标准有几方面的综合考量:精神世界的东西有没有打动我,人物的情感有没有打动我,人物的性格是不是有趣,故事的演变是不是特别生动。像《鹤唳华亭》的人物就特别打动我,在那样的时代,人在囚笼一样的环境里,他不得不对自己近乎自虐的克制,但他的内心怀着巨大的爆发力和激情,他的理想没有磨灭,他一直逆风而行。

  新华网记者:小说作者雪满梁园同时担纲了《鹤唳华亭》编剧,与原著对比,电视剧有哪些重要的改编处理?

  杨文军:从保证作品的气质来说请原著作者来把握更好一些,因为他既有北大中文系的文学背景,又是历史专业硕士,在文本、服饰、器物、礼仪考据等方面,他都给了很多非常好的建议,给这部戏加分不少。

  《鹤唳华亭》的改编难度挺大的,作者有点不甘心拿来小说,稍微填充一下顺着故事脉络写下去,他希望有更宏观的、宏大的一个叙事和结构,所以他把前面的故事重新架构了。前十多集都是新写的,人物的内心逻辑、性格设定、人物关系还按照原小说的格局走,只是把故事往前倒推了一下。猛一看觉得是不是颠覆了小说,但新写的戏里的人物状态和小说气质非常吻合,也符合他想传递的文人士大夫精神,整体看下来更加饱满、带实感,也更适合影视的观赏。

  新华网记者:《鹤唳华亭》开篇“强情节反转快”,甚至一段里有多次反转,很多年轻观众觉得很过瘾,但也有观众表示反转过度不太适应,为什么这样处理?

  杨文军:一开始拍这个作品有点担心,小说偏小众一些,整体气质偏忧郁,情节也不是很张扬,都是藏在里面,要把它影视化其实很难一下子吸引观众,所以我们决定不妨开局就用这种强推进的方式导入。

  编剧也有才华、有能力去建构这样的一个故事和接连反转的风格。我们对每一个情节,前期和后期都经过大量复盘,发现编剧的逻辑真的非常强大。这种接连反转的风格可能有些人看起来有点疑惑,但我觉得大部分观众还是看得非常过瘾的,在古装剧里可能还很少有这种观剧体验,这也是我们想做的一个探索和尝试。可能作为电视剧来说,这种叙事节奏稍微快了一些,有一些关键信息可能一晃而过,观众没有注意到。

  新华网记者:整部剧非常的“虐”,尤其男女主人公的部分,与时下流行的一些爽剧不太一样,改编的过程是否把“虐”的部分放大了?

相关文章